胡雅清說,她相信父親終有一天能完全醒來 本報記者 周金柱 攝
  3年前,父親突發腦溢血,手術後成了植物人。當時21歲的寶雞女孩胡雅清正在西安上大三,她往返兩城市照顧父親,兼顧學業。畢業後,她專心守護父親,每天為他翻身、擦洗、按摩,陪他聊天……如今父親漸漸有了反應。
  不能看著爸爸停止呼吸
  家住寶雞市陳倉園鐵路小區的90後女孩胡雅清前天說,2011年4月,她還在西安上大三,當月19日,母親來電話:父親胡太平上班時突發腦溢血住院了。
  次日凌晨當她趕回寶雞時,父親正在搶救。“醫生勸我們放棄。”胡雅清的媽媽曹惠娟說,丈夫是在上班時突發疾病,如果放棄手術,48小時內自然離世的話,能拿到數十萬的工傷賠償費,女兒也能去父親單位上班。
  “女兒說,即使不行也要試試,不能看著爸爸停止呼吸。”曹惠娟說,手術做了5個小時,女兒流著淚在手術室外跪了5個小時。手術後,胡太平沒有睜開眼,被診斷為“腦出血後遺症,持續植物狀態”。
  翻身、按摩、陪爸爸聊天
  父親住院的4個多月里,為替換母親,胡雅清長期請假,後來臨近考試,她往返於寶雞和西安照顧父親,放暑假後就專心在家照顧父親。曹惠娟說,女兒學的是物流管理專業,因為成績突出,老師幫她聯繫好了在江蘇的企業上班,為照顧父親,她放棄了這份工作。
  每兩個小時翻一次身;每天泡腳、擦洗身體;每天做4個小時的按摩和康復訓練,還要不停地和父親說說話……3年來,胡雅清每天都在重覆著這些事。胡雅清說,平時父親在被褥上尿一點,她和媽媽都會拿去洗。父親從未生過褥瘡,近期體檢,他身體也不缺營養元素,體重60公斤。
  曹惠娟說,現在丈夫逐漸恢復了知覺,大小便、吃飯、不高興時,都能用咳嗽、打嗝、吼叫等方式來表達,甚至有時還能慢慢活動四肢。
  不抱怨不放棄相信父親能醒
  母親的退休金有限,胡雅清找了一份倉庫管理員的工作貼補家用,每天要來回搬運幾十公斤重的銅芯,但工作時間長,只能下班後照顧父親。現在,她做銷售員,雖然每月工資僅1000多元,但工作時間短,方便照顧父親。
  “去過她家很多次,母女倆把胡太平收拾得很乾凈,家裡一塵不染。”前天,東風路街道軒苑社區黨支部書記王淑傑說,有一次她發現曹惠娟穿著補丁衣服,原來母女倆省吃儉用,好久沒買過衣服了。
  胡雅清的孝心為她贏得了愛情,她的小學同學小李說,三年如一日照顧癱瘓在床的病人,還能照顧這麼好,很多人都做不到。他決定一同來承擔,如今他已是胡雅清的男朋友。
  “母女倆還用錄音機錄下自己改編的歌曲,一遍遍的播放,有時胡太平會掉眼淚。”王淑傑說,歌詞這樣寫道:“雖然你不知道我是誰,但我知道你是誰……命運把我們連在一起,同甘共苦共患難……”
  胡雅清每天都會和父親說話,有時父親還能用“哦”的吼聲來回應。胡雅清說,3年來,雖然幾乎沒睡過一個踏實覺,但她不抱怨,也不放棄,她相信父親終有一天能完全醒來。
  本報記者 周金柱
  (原標題:3年守護植物人父親漸有反應(圖))
創作者介紹

winning

ty79tyida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